BrainWashing

>>四人三腳社團營運中<<

Entries

【A/P/H】Bath and Bed?[露普]>>牧梟



>>>>以下人物,與實際團體國家人物無實際關係
僅存於二次元的萌萌請勿擅自腦鍊三次元帶入感謝

請看清楚標題確定是否為地雷



└ 是給朋友(Raki)的生日禮物XDDD雖然是過期的生日禮物(慘淡) ┘

從浴室走出來的時候

俄羅斯發現普魯士大字形的躺在自己床上。似乎是睡著了,銀白的髮絲在微微昏黃的燈光下閃著細光。

「普魯士...你沒有吹頭髮就睡覺,這樣隔天會頭疼的。」

走到床邊坐下。
俄羅斯鬆開拿著毛巾的手輕輕的推著睡死的人:「普魯士....」
怎麼搖都沒反應。
記得姐姐說過好像這樣會發燒還是頭痛甚麼的...嗯?還是會懷孕??
阿阿這樣的話好像很不錯呢~~....

「那種事情怎麼可能發生阿白癡...。」
仍舊帶點睡意,那聲音聽起來很不愉悅。

俄羅斯低下頭,看到普魯士紅色的眼正對著他。

「不吹吹頭髮再睡嗎?」
手指摸了摸對方的髮梢,輕輕一擰就有水珠落下,完全士出了澡間就往床上躺的意味。「會懷孕喔?」

「就說不會了你是水管腦生鏽嗎哪句聽不懂?」
普魯士瞇細了眼皺著眉,像隻被打擾的貓一樣張牙舞爪。
「不吹吹頭髮在睡嗎?」
不厭其煩的煩,俄羅斯覺得這樣的普魯士好可愛。

「.... 拿來拉。」
原本撐起躺著的身體準備好好的大吵一番,結果俄羅斯還是這個死反應,普魯士沒力的倒回軟軟的床鋪,一兩秒後這麼說。

俄羅斯露出淺淺的笑容但是迅速轉過身沒有讓普魯士看到,走到浴室取出了吹風機後又走回床鋪。

「來。」
做到床沿的時候床墊稍稍的下凹了下去,普魯士就著那個凹陷一翻身─...


「幫我吹。」
就這麼的趴到了俄羅斯的大腿上。
「咦欸?」
俄羅斯訝異的差點站起身,可是想到普魯士正趴在自己腿上又卡住的僵在那裏。

「幹嘛?」紅色的貓眼細長的往上挑。
「...沒有。」

認命的打開吹風機,轟轟轟的輕柔普魯士的頭髮。




俄羅斯想著,等等在床上討個小費應該不為過吧?




.....end?



[碎碎念]
阿哈哈....一整個崩壞阿崩壞(欲哭無淚)
這是第一次寫RP我想大概也是最後一次了(躺地上)
露樣對我來說是小少女這樣的畫噗醬相對的應該是被調系的小流氓才對怎麼被我弄得好像高中少女的畢業旅行咧....((流淚))

我去角落躺一躺好了(哀傷)

牧梟 0322

Comment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右サイドメニュー

搜尋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