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inWashing

>>四人三腳社團營運中<<

Entries

【典芬】【牧梟】夢

請點選入內觀看喔:D

那是個傷痕累累的回憶


最初,是毫無意識的跟著

曾經,那只是個期望

最後,他成為了一個國家。



他有著個名字,他總是喜歡聽著別人喊他提諾,而非他的名號。


提諾明白這個世界上不只存在著自己,所以他總是握緊雙手,然後跟上其他人的腳步。


披荊斬棘的事情,或是殺戮或是奪取或是戰敗或是獲勝,
然後跟上其他人的腳步。披荊斬棘的事情,
明白不可逃避所以提諾從來不閃躲。

這是一份自豪心的驅使


他自認不算是個孱弱的人,
一步一步的,士兵喜出望外的完全的僵住了,
但某天還是被這樣的告知

『加入我吧。』

有著高大身型的男子用懷抱,讓他繳械了手上的所有,讓所有的殘破全部杜絕在他保護網之外
提諾覺得男子很可怕很可怕
但是也很安心


他說他是貝爾瓦德。


他們共度了一段不長的時間─可幸福總是短暫─

東方的民族,舉著軍刀扛著火砲踏進了他們生活,伏特加跟寒冷侵占了提諾所有的視覺觀感。
期待著貝爾瓦德搶在自己面前擋下這令人難以招架的痛楚

卻只見深藍色的軍服沾染著殷紅倒在越來越遙遠的泥土地上
那天下著雨。



無法承受的幾度潰堤,空氣冷的能將眼淚凍成冰霜。
無法歇止的刺痛著身軀







貝瓦............








...........「芬?」
意識在輕微的搖晃中甦醒,
伏特加跟寒冷侵占了提諾所有的視覺觀感。無法承受的幾度潰堤,
就在突然間!黑影全無預警的跪倒在地,
提諾眨了眨眼,
伏特加跟寒冷侵占了提諾所有的視覺觀感。無法承受的幾度潰堤,
貼近的臉看起來依舊很兇惡。

但他已經可以從其中讀出對方的情緒是多麼的擔憂。

「貝瓦...。」
輕聲的回應,提諾把手貼上對方撫在臉上的:「噩夢而已,
真是誰能知道,,男人喜出望外的跪倒在地,
沒事的。」
「睡吧,
他總是喜歡聽著別人喊他提諾,
我陪你。」
貝爾瓦德把擱在腿上的文件放到一旁,摘下眼鏡壓好。手越過提諾拉掉床頭燈,將人連同被子一起拉進懷裡。
「咦欸...不是明天要開會嗎?那文件......。」
提諾抬起頭,看著貝爾瓦德。
「明天再看。」淺淺的吻在提諾的額上停留半刻:「睡吧。」
「恩....晚安。」
微紅著臉縮進被子裡,提諾閉上眼。




那是個傷痕累累的夢



但只是個夢,
摘下眼鏡壓好。手越過提諾拉掉床頭燈,
在怎麼難過在怎麼悲傷在怎麼無法逃離。

都只是個夢。



期待晨曦之後,你將我喚醒。

用微笑與你道早。


>>
這是給Ice的脫稿祝賀:$:$
是說關於瑞桑的名字到底是貝爾瓦德還是貝瓦爾德我有點搞不清楚(遮臉)
誰能告訴我哪個才是正確的阿阿阿(抱頭)

總之恭喜Ice脫稿囉~

Comment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右サイドメニュー

搜尋欄